什么情況下ODM定作方不構成專利法上的被訴侵權產品制造者?態度討論

鉆瓜導讀:如果ODM定作方僅授權加工方在涉案產品上使用其商標和名稱,而不提供技術、不參與產品制造,也不存在故意誘導、慫恿、教唆加工方侵犯他人的專利權的情形的,不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被控侵權產品制造者。

如果ODM定作方僅授權加工方在涉案產品上使用其商標和名稱,而不提供技術、不參與產品制造,也不存在故意誘導、慫恿、教唆加工方侵犯他人的專利權的情形的,不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被控侵權產品制造者。

在專利侵權案件中,權利人往往通過被訴侵權產品上的企業名稱或商標來確定被訴侵權產品制造者的身份。但在某些情況下,通過這種方式認定的“制造者”并不一定屬于專利法意義上的制造者,如果其不提供產品的技術來源和技術特征、不參與產品制造,也不存在故意誘導、慫恿、教唆加工方侵犯他人專利權的情形的,就不構成專利法意義上的被控侵權產品制造者。
在敖謙平訴飛利浦(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深圳市和宏實業有限公司、寧波新亞文照明電器有限公司、寧波亞明照明電器有限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中(二審案號:(2011)浙知終字第172號,審判長:王亦非,代理審判員:周卓華,代理審判員:李臻),二審法院認為,在本案貼牌生產的承攬方全權負責生產技術的情況下,不應由定作方承擔因產品侵犯他人專利權所導致的責任,從而使得無過錯的定作方無需承擔過高的侵權風險。
敖謙平系涉案發明專利的權利人,在被授予涉案專利權后,2005年8月與深圳市和宏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稱“和宏公司”)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許可由和宏公司實施該專利,許可年限至專利保護期限屆滿時止,許可費以專利產品銷售額提成方式計付,并約定專利許可使用范圍是在全國范圍內使用其專利制造專利產品,并對外進行銷售(包括出口銷售)……敖謙平同意和宏公司在許可期限與產品范圍內將專利技術許可給第三方以OEM、ODM委托加工的方式使用,和宏公司應及時將第三方使用的情況告訴敖謙平……。
飛利浦(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稱“飛利浦公司”)于2008年授權和宏公司為飛利浦品牌代理商,為飛利浦品牌的插座板產品提供生產、銷售及售后服務。之后,和宏公司在原有模具基礎上改模刻字交由其全資子公司惠州和宏電線電纜有限公司(以下稱“惠州和宏公司”)生產涉案三款電源轉換器。三款電源轉換器均標有“PHILIPS”商標,在外包裝上注明“飛利浦(中國)投資有限公司”。
敖謙平認為飛利浦公司與和宏公司制造、銷售的三款“PHILIPS”牌電源轉換器侵犯其專利權,遂于2010年12月1日訴至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上述四公司停止侵權,并共同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
各方對侵權比對并無爭議,均確認被訴侵權的三款電源轉換器落入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本案的爭議焦點之一是飛利浦公司、和宏公司是否構成侵害敖謙平的涉案發明專利權。

一審法院認為:

本案中,被控侵權產品標示的商標、廠商名稱及其地址、郵編、服務電話、條形碼等識別性標識均證明飛利浦公司是該產品的制造商,盡管外包裝標注了“生產地中國惠州”,也不能排除飛利浦公司制造商的地位。
敖謙平與和宏公司約定的許可對象是和宏公司,其制造、銷售的產品亦對應的是和宏公司自己的產品而非其他公司產品,協議約定的OEM、ODM亦是和宏公司委托第三方的方式,顯然并不包含本案飛利浦公司委托和宏公司定牌生產這種ODM關系。故飛利浦公司通過和宏公司定牌生產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并未獲得專利權人敖謙平的許可,已構成侵權;因被控侵權產品的模具由和宏公司在原有模具基礎上改模刻字加上飛利浦公司的品牌信息后提供給子公司惠州和宏公司實施生產,和宏公司還有相應的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故和宏公司對被控侵權產品的制造、銷售行為,也已構成侵權。 
飛利浦公司、和宏公司均不服一審判決,向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

本案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提供者是和宏公司,飛利浦公司僅授權和宏公司在涉案產品上使用其商標和名稱,對于產品的技術來源、技術特征、制造、銷售以及售后服務等均由和宏公司及惠州和宏公司負責完成。因此,本案的生產模式應當屬于ODM。敖謙平與和宏公司的專利實施許可合同中也并沒有限定OEM或ODM委托加工的定作方只能是和宏公司。
ODM作為一種加工承攬關系,定作方和加工方的行為是各自獨立的,并不能將加工方的法律責任直接歸屬于定作方,尤其加工承攬中的對外侵權責任。在本案ODM生產模式下,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由和宏公司提供,制造由惠州和宏公司負責完成。飛利浦公司作為定作方并不存在故意誘導、慫恿、教唆加工方侵犯他人的專利權的情形,因此其所實施的行為未侵犯專利權。
從商標的功能看,其最基本的功能是標示商品或服務的來源。飛利浦公司作為商標持有人,被訴侵權產品上的“PHILIPS”商標僅起到標示該商品提供者的作用,不應認定其為專利法意義上的被控侵權產品實際制造者,這也與其在ODM中作為定作方的法律地位相符合。
二審法院還指出,敖謙平與和宏公司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后,和宏公司按照合同約定的提成比例陸續支付了相應的許可費,該許可費已經包括了為飛利浦公司貼牌生產的產品提成。因此,敖謙平在根據專利許可合同收取了相應的專利許可費后,再行要求和宏公司和飛利浦公司承擔專利侵權責任沒有法律依據。
據此,二審法院認定飛利浦公司與和宏公司不構成侵權。

(來源:IPRdaily中文網)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鉆瓜專利網的觀點和立場。

關于我們 尋求報道 投稿須知 廣告合作 版權聲明 網站地圖 友情鏈接 企業標識 聯系我們

鉆瓜專利網在線咨詢

400-8765-105周一至周五 9:00-18:00

tel code back_top
(^ω^)MG旋转大战免费试玩 山西11选5号码走势 真钱秒提现 江苏打什么麻将 闲来江西麻将 福彩25选5开奖号码 辽宁35选7开奖时间每周几 大嘴棋牌游戏官网通化 公社贵州麻将app 公牛vs勇士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pk10预测计划 开奖结果排列五 下载安装云南山水麻将 qq宠物欢乐捕鱼 亿客隆